灸瞳

一个脏兮兮的我,一个生活记录者,

每每翻起荒木的书籍,总会感伤莫名,双亲逝去,妻子离去,奇洛之死!总会不约而同的烙下与之不谋而合的印记!也算是成就了其大师之路,本来打算做一名人体摄影师!却碍于生活,做了一名婚礼摄影师!倍感耻辱的事儿,我还是央美的学子!倍感造化弄人呐,父亲去世的时候,我还没钱买相机,也更没有拍下父亲的遗像,只是记得,我摸着他冰凉粗燥的手,看着他被入殓师碾碎成一块一块的小骨头,我亲手把他封进了好几万的水晶盒子里,入土为安,那段时间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形容自己,后来我单纯的以为,母亲会与我好好活着,事与愿违,母亲还是禁不住做爱的诱惑,早已嫁作他人,联系颇少,脑子里偶尔会浮现母亲淫荡的样子,扭曲的表情,或许是儿时有一次不小心撞见父母做爱时的样子,母亲现在已经老了,还是努力的工作着,脸颊上又多了一些皱纹,我想有生之年,抽空能拍下母亲最美的样子就好。今年总算是在市中心买下了安身之所,也拿到了所谓的asiawpa 头衔,然并卵!还是努力把去年的写真集出了,办一个小型展览,2016加油!

评论 ( 1 )
热度 ( 11 )

© 灸瞳 | Powered by LOFTER